日韓夾殺台企 彭淮南還有武器?

作者: 文●吳美慧 | 商業周刊 – 2013年5月17日 下午6:29

五月九日上午,韓國央行宣布降息二十五個基點,是七個月來首度降息。韓國繼日本、歐洲、澳洲、印度央行之後,成為加入貨幣寬鬆隊伍的新成員。五月十日,日圓對美元匯率四年來首度貶破百圓大關,以一○一.三七日圓作收,等於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全球展現,「安倍經濟學」(Abenomics)是玩真的。

日圓狂貶,首當其衝的就是產業直接交手的韓國,韓國的鋼鐵業、石化業、機械業與汽車業,影響最大。韓國最大的汽車廠現代汽車,第一季營業利益比前一年度減少了一○.七%。鋼鐵龍頭浦項鋼鐵(Posco)第一季稅後淨利比去年同期減少了五四.一%。韓國現代研究院研究指出,當日圓跌到一美元對一百日圓時,韓國企業出口獲利總額將會減少三.四%。若日圓貶值到一百一十日圓,企業的獲利將遽減一一.四%。

日圓遽貶,韓國企業獲利劇降,韓國政府緊張得以降息因應。台灣企業在這一輪全球「貶值風」下,則有兩大擔憂,一是獲利壓縮,二是競爭力輸給日本、韓國與中國。

「現在我們上有鍋蓋日本、韓國的競爭,下有陸資追趕,兩面夾殺,」創投業者林暉育以爐火上的鍋子,來形容現在台灣產業的處境。

「現在日本廠商報價都下殺一○%到一五%,直接跟日商迎戰的連接器、被動元件、軟板廠的壓力很大,毛利率活生生的被砍了五%到一○%,」林暉育說。日圓貶值超過兩成,日商報價比過去降低一○%到一五%,還有賺頭。對台灣廠而言,利潤縮水還不是大事,更重要的,原本靠著價差而有機會冒出頭與日商競爭的產業,這一輪的貶值賽,訂單又將重回日商手中,台灣廠商恐怕會被打趴。「做光學膜的、光阻劑的、軟板材料的跟一些做特用化學的,日圓如果再繼續貶值下去,很多產業會撐不下去,」林暉育擔心的說著。

「韓國降息不會只有一次,繼續降息的可能性很高,」政治大學金融系教授殷乃平正高度觀察韓國的動向。國內電子業中的面板、手機等產業,幾乎直接與韓國迎戰,一旦韓國加入貶值賽,「台灣的電子業很難與其競爭,」殷乃平在媒體撰文指出。

面對日本、韓國的競爭,還要擔憂陸資進來分食大餅,台灣廠商只好火力全開回應。五月十日,行政院長江宜樺率領行政院團隊到精密機械產業龍頭上銀科技參觀時,被董事長卓永財重炮抨擊政府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新台幣對美元應該貶值到三十二元,而且只有三到六個月可以因應,」卓永財口氣強烈的建議著。台灣區電電公會理事長焦佑鈞更跳出來喊話,強調新台幣匯率貶值到三十一元,企業才有生存空間。

對全球正在上演的「降息秀」與「貶值風」,央行總裁彭淮南要如何因應?其實,彭淮南正在擔心兩件事,一是熱錢來台興風作浪,二是企業與民眾利益的均衡點。

彭淮南的擔心不無道理,匯率波動,金融大鱷才有從中取利的空間,日本就是明顯例子。日本匯率大幅波動,給對沖基金行家顯身手的機會。嗅覺如獵豹般靈敏的索羅斯(George Soros),立刻採取行動,今年來,他在市場上賣出一半的黃金,轉向炒作日圓和日經二二五股指期貨,躲過黃金崩盤,還在日本市場大有斬獲。

利率與匯率操作得當可以提振經濟,操作失策也可以衰敗經濟。在全球「降息秀」與「貶值風」盛行中,彭淮南能否帶領台灣走出不一樣的路,他正拿著九A總裁的美譽拚搏中。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