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低階的甲乙關係

作者: 譚淑珍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5月19日 上午5:30

工商時報【譚淑珍】

■甲與乙,就像1和2或A與B,不同用法代表不同的意涵。不過,甲與乙,在韓國卻成為代表負面意義的「甲乙關係」,進而也讓韓國多家大型百貨公司在合約上「拒」用甲方與乙方…。

■The hourly wage of non-regular workers stands at a mere 60 percent of the amount regular employees earn.

看到「甲乙關係」,會想到什麼?在台灣,應該就是合約上的甲方與乙方,沒有特別不同的意涵,除非用在不同的地方。

然而,同樣的「甲乙關係」,在韓國,卻是將合約中依甲、乙順序代表當事人的用語,變為是甲方比乙方位高,甚至演變為權位高的一方是為甲,低的一方是乙。

這樣的甲乙關係,在韓國被廣泛的用在大企業與供應商、業主與從業人員、上司和下屬、顧客和服務企業的關係上,於是就有了甲方的霸道、乙方的叛亂…等韓國特有的社會用語與現象。

霸道與叛亂情結

還在上演的韓版《職場之神》電視劇(發想自日劇《派遣女王》),主角「金小姐(Miss king)」是能力超強的派遣人員,而且,重點是,她總是能完成正式雇員做不到的艱難任務。

縱使現實生活中的派遣人員的薪資所得不及正式雇員的60%,劇中的金小姐,還是大大的滿足了現實職場中的「眾」乙方們,這也算是乙方在小小心裡上的叛變。

乙方情結,幾乎是「聚集」在韓國上班族的身上,依據韓國人力網的調查,79.5%的上班族認為自己是乙方。而且,在乙方群裡,總是會有「你是甲方」、「甲方思想」等用語外,還會有「超級甲方」、「極端甲方」的被害意識,也就是說,當甲方行使無限權力時,乙方只得被迫無限付出。

會有這樣的用語與意識,也是因為韓國是個「權力」至上的國家,大企業委託政府辦事、小企業向大企業供貨而謀求生存,這是韓國式「社會生存生物鏈」。

所以,當搬到世宗市的小小官員,突然有天打電話對業者說:「嘿,我現在人在首爾,晚上一起吃飯吧!」這時接到電話的業者,可不會說:「喲,真不巧,我今天有約,改天吧!」即使真的有約,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哀嘆:「誰叫我是乙方呢」;面對政府,大小企業都是乙方。

權力至上社會學

不過,當大企業面對中小企業時,雖然合同中用文字明確規定了甲乙關係,但是乙方經常要提供合同中沒有或者和業務完全沒有關係的服務,這類服務,被韓國中小企業主稱為是「乙死條約」。

乙死條約的韓語發音,與歷史上韓國與日本簽署的「乙巳條約」一樣,在「乙巳條約」下,韓國喪失了外交主權。甲乙關係或甲乙文化,是韓國權力、資源集中在少數財閥集團手中的長期弊病的具體表現,也代表權力與資源的不平衡,於是,出現想要改變這種甲乙關係的「乙方叛亂」的趨勢。

雖然,「乙方叛亂」只出現在韓國戲劇裡,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乙方還沒叛亂,甲方就想要先擺脫「霸道的甲方」的反感形象。於是,最近包括現代百貨、樂天百貨、新世界百貨等大型通路商宣佈,在與所有供貨商簽署合約時,不再使用「甲方」、「乙方」。

不用甲方與乙方,那用啥呢?現代就用公司外,新世界則用購買人和供應人、出租人和承租人等。樂天則是「我們永遠都是乙方」,還推行什麼「乙方經營」。只是,這能改變什麼嗎?

……..文章來源:按這裡